全面细微的认识和针对性利用好亲本

在小麦育种中,我们都愿意得到好亲本,但对于好亲本和已经得到的好亲本,我们怎么才能够更全面细微的认识和很有针对性的利用呢?很多的同行儿哥们是见到新鲜的东西就要,拿到手后的新鲜东西就玩儿命的组合交配,恐怕耽搁时间。他们一配组合就是一套一套的,以数量占优势,根本来不及好好的在自己家观察一番,琢磨一下。对于这些我们关注的材料或亲本,我们为什么要将它搜集来?对于我们的育种目标,它的那些东西是我们所需要的?它的主要毛病是什么?对于它的毛病我们靠什么来抑制和修正?等等,这些问题我们稍微的琢磨一下, 会比玩儿命的配一些组合有用。而想要对一个材料真正的理解,我觉得将其种植成一定的群体,可能更会好些,更能够让这个材料的一些与产量相关性状的充分表达,也有利于我们对其更充分有理由的利用。

李章明先生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组配了长丰一号/丰抗2号的这个组合,从组合中选育出了京411和京437品种,其中的京411一度在北京市的小麦生产中表现突出,后还成为了北京市小麦区域试验的对照品种。

李章明先生组配这个组合时,还没有正经八百的搞小麦育种,他当时只是北京市小麦区域试验的管理者。出于多年的接触小麦新品种(系),对一些小麦品种的性状有一定掌握(结合具体的产量数据来看这个品种的群体长相,这一点很关键)的他,发现了当时参试品种丰抗2号在高产方面表现的突出和明显的晚熟特性,顺手在区域试验中找到了对丰抗2号晚熟性状所对应的早熟品种(系)长丰一号,这个组合就这么简单的被他完成了。

自李章明先生的京411小麦品种在北京“成事”以后,李章明先生也正经八百的走上了小麦育种的专业道路。但在专业的小麦育种这些年里,李章明的后续品种在产量方面的表现再也没有超过他的京411。

我认为,在多年的小麦育种中,不是李章明先生没有努力,更不是李章明的育种条件不具备,而是李章明先生脱离了原来的对区域试验品种的熟悉程度,脱离了高产是第一要素的观点,而去像很多大专家一样,去捉摸什么高级的抗源了,去追求什么优质源和什么高分子谷蛋白亚基了……而亲本的种植也如同很多很多大专家一样 ——两行或单行了。

一个亲本如果是我们种植两行,或种植成一行点播,会导致很多与产量相关的性状表达是“假的”。面对这种假象,有谁能够脱俗的想象出它本来应该有的群体表现和优缺点的表达呢?也就是说,我们的很多亲本在单行或双行点播的情况下性状表现是假的,真正需要我们注意解决的矛盾没有被暴露。小麦组合的配制,我们没有抓住主要矛盾,按照这种假的性状表现来设计组合的。我们可以试想,这样的组合好的了吗?我怀疑,李章明先生后来很多年的小麦育种也还在这个误区中(一旦是大专家了,想的和做的就高级了,就会丢掉主要矛盾,而胡乱抓其次。我认为,今天的小麦育种暂且还没有必要过于高级,因为基础的东西还不具备)。

在几年前,我要掺和“黄淮”的小麦育种、并预想将“黄淮”小麦的高产性状利用到北部冬麦区的小麦品种中来,改变北部冬麦区小麦品种的穗粒数少,千粒重低,甚至是穗尖的现象时,我把“黄淮”的一些小麦品种拿到北京来,在我自己的种植圃里进行群体小区种植,当时选择了周麦18,矮抗58和济麦22等。通过这种种植,我发现了一些与单行点播不同的性状表现,特别是穗粒数和穗粒数稳定性的表现。这为我后来这一类的组合配制和亲本选配提供了很好的理由支持。也为后来的亲本种植与观察方式的改变提供了有力的佐证。当然这种做法还有待遇完善,主要是占地多和需要种子量大的问题。

转载自:http://songyinming33.blog.163.com/blog/

17. 十一月 2012 by admin
Categories: 科研经验 | Tags: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